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资讯 »正文

【令人心寒】空姐乘滴滴遇害的悲剧里,这是最令人心寒的逻辑

资讯 adm1n 2018-08-28 21:14:18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目前郑州警方已经发布警情通报,称李某珠所搭乘的顺风车司机刘某华有重大作案嫌疑。

  事发地附近多路监控显示,犯罪嫌疑人作案后弃车、跳河。如果人在河中溺亡,那么大概48小时后就会浮起,郑州公安已经做好了打捞准备。

  

  涉事公司滴滴也公开了这名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司机的个人资料,并向全社会悬赏关于他的线索,最高金额可达100万人民币。

  目前的最新进展如下——

  

  事情至此,我们也只能希望事情能得到妥善的处理,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这起悲剧中的诸多因素,再次点燃了人们对于独身女性出行安全隐患的巨大担忧。

  年轻独行女性,深夜,地方偏僻,和男性司机独处在密闭狭小的空间里……这些最令人感到不安的因素统统集合起来还不够,甚至我们事后得知这位看似正常的顺风车司机,随身携带着凶器。

  有人也许会不无惋惜和警惕地说,女孩子晚上就不要单独出门啦,上车记得留个心眼,随时给家人报平安,之类的。

  但这件事中更让人唏嘘的是,事后通过朋友透露的信息可以看出,这位受害者姑娘其实已经做到了一些经常被提醒的“注意事项”。

  受害者朋友在当晚和她的聊天记录表示,姑娘是有警惕性的,已经注意到了对方不正常的性骚扰行为——“想亲一口”。

  

  “幸亏没坐前面”表示,受害者是坐在了后排,这在我们认知中通常是相对更安全的位置,可以和图谋不轨的司机保持一定距离。

  当时为受害者感到担心的朋友还一直给她支招,让她假装和老公打电话,给对方一个“有男人一会儿来接我”的震慑。

  

  这些常见的“女性独自乘车安全小tips”,统统都出现了,谁还能责怪这个遇害的姑娘“不够小心”?

  然而遇到很有可能是有备而来的坏人,这些小招数终究还是没能成为受害者手边有力的自保武器。

  2、滴滴,请正视大众的质疑

  这起悲剧的焦点很快落到了司机和受害人之间的平台上——当我们选择网约车平台作为一种中介,它是否要为司机的不当、甚至违法行为承担一定责任?

  有人的看法是很消极的:平台可以审查驾车资质,但要如何辨别人性,又该如何预判瞬间起意的作恶呢?

  但是被披露的事实让人感到气愤的原因是,也许有些东西在审查资质时本就该被审慎对待、甚至卡在门外。

  据新京报报道,犯罪嫌疑人刘某华在几年前就有过交通肇事的前科,其父称他以前骑摩托把人撞成了植物人。

  

  这就令人感到很疑惑:这已经属于相当严重的资质污点了,滴滴平台为何批准了有交通肇事前科的人成为一名和他人有契约关系的司机?

  何况,乘车人对此毫无知情权,而这又是个让人知道了之后心里不太舒服的黑点。

  滴滴自查后的解释是:犯罪嫌疑人冒用的是父亲的资质,接单账号是属于他父亲的。

  

  然而这就引发了一个更大的质疑:既然能如此随意地冒用他人账号,滴滴对车主关键资质的审核真的令人信任吗?

  已经有媒体做了尝试,证明想成为一名顺风车司机容易得超乎想象——

  

  澎湃新闻记者借用了他人的驾驶证和行驶证照片上传之后,……值得注意的是,在提交照片时,并不需要本人手持证件进行拍照。记者的滴滴账号设置性别为女,而上传证件后识别出的性别为男,但提交证件过程中平台并未对身份不一致的问题进行提示。

  随后,车主的认证界面上立即出现了“实名认证成功”的字眼,所显示的证件号为借用来的男性驾驶证所有者的证件,而非记者本人。(来源:澎湃新闻)

  也就是说,依照目前的审核机制,只要上传了同一个人的驾驶证和行驶证照片,就有可能通过审核,滴滴方面并不会审核这驾驶资质是否属于你本人,更没有让人看到,对交通肇事记录、犯罪记录这些关键因素的审核在哪里。

  这么看来,滴滴审核顺风车资质和审核快车资质显然不是一个系统。快车还有关于车型、车的排量等因素的考量,顺风车就随意多了,也没有任何对车的要求。

  因此之前我们见到的段子一样的新闻——什么“约顺风车约来了大货车”,真的不是笑话。

  

  而这次的重大丑闻,只是终于把滴滴平台对顺风车车主监管不力的隐患暴露出了冰山一角。

  有网友在知乎发言称,自己曾经尝试注册成为司机,却发现自己的身份信息已经被他人使用。

  而他数次提供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信息给平台,却因为“手机号码不对”而被驳斥。

  

  而在贴吧等信息鱼龙混杂的网络空间上,我们能看到的明目张胆的生意更嚣张了。

  有人打出的广告里,明晃晃地称滴滴所规定的那些资质——驾龄,前科,车牌资质,等等这些项目,如果你有不符合要求的地方却想成为滴滴的“合规”司机,都可以被搞定。

  

  

  滴滴自身审核机制存在的漏洞,和外部想方设法地钻空子,二者加在一起就很容易导致难以胜任司机一职的人出现在这个位置上,并带来安全隐患。

  哪怕这个怀有歹念的人只是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他所做的恶也足以摧毁一个人甚至数个人的人生。

  对于监管司机的疏漏,滴滴作为中间的平台,无法推脱该负的责任。

  无论是对事前的资质审核,事中的有针对性的加强监督,还是长期的对钻空子违规行为的打击,滴滴都有义务做得更好一些。

  因为乘客选择一个有知名度的大平台,是对平台所整合、分配的服务质量赋予了极大的信任,甚至让渡了自己对服务提供者的选择权和知情权。

  当一个司机做出了不符职业规范、甚至犯法的行为,对于消费者来说,实在无法接受中间平台说一句“我也不知道他是坏人”了事。

  可是遗憾的是,在滴滴的《顺风车信息平台用户协议》中,我们只看到关于车主信息不实、危害乘客安全的后果,要由车主担责、赔偿,条文中却忽视了自己审核、监管失误带来的后果要如何界定责任。

  

  

  等负面舆论排山倒海,再扛起早就被自己忽视的责任,对于已经受到伤害的生命来说已经太晚了。

  3、当我们乘网约车,乘客究竟被当作什么?

  作为乘客的一方,在这件事中之所以感到胆寒,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平时我乘车遇到的那点令人不快的小事,以为只是有点倒霉,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谁知道它真的可能引发巨大的无法挽回的悲剧。

  从这件事中我们开始审视,也许乘客和司机的关系一直是有些不对劲的。在保障安全、并有有效反馈渠道这件事上,平台给乘客这一边的权重,并不理想。

  比如乘客有时会在车到了之后才发现,车是套牌的,和系统中的信息不符的。这时候即便我们心里犯了嘀咕,但往往也会出于侥幸心理选择接受。

  因为出于对各种成本的考虑,我们很难在这时果断选择取消订单、重新叫车——没法免责取消,扣我钱/信用值怎么办?再叫一辆车还得花时间怎么办?

  再比如,滴滴给司机的评价系统,动辄都是4.8星以上好评如潮。即便对方有任何负面评价(比如因为什么原因遭到投诉),都很难呈现在乘客所能看到的信息中。

  这就导致很多乘客遭遇到的恶心事儿,让他们只能自己认倒霉。(为保护隐私,以下爆料隐去出处网友的ID)

  比如有网友遭遇过的,对方司机言语间流露出的令人不适的挑逗意味,已经让自己觉得受到了冒犯和骚扰。

  

  

  作为乘客,有任何有效的方式提醒后来的乘客“这个司机做出了令人不快的举动,你应当更小心一点”吗?

  或许这件事应当由接到投诉的平台来做,但滴滴令人失望的是,一是乘客缺少渠道了解司机的黑历史,二是平台存在对投诉处理不力的情况。

  关于后者,今天滴滴在自查声明中也承认了一件令人心痛的事:原来杀害空姐的嫌疑人在以前就被投诉过言语性骚扰,却因为平台联系不上嫌疑人草草了事。

  

  既然处理如此低效,那么所谓的乘客给司机打分、给评价,又意义何在?

  说到评价这件事,今天有一件更令人气愤又害怕的事情被扒出来了——

  在顺风车系统里,很多乘客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被司机贴上了令人不适的标签。

  

  这类标签的目的很明确——让陌生人一眼就知道,这个人被评价为年轻、长得好看、颜值爆表等等,总之,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

  

  

  甚至不乏这类明显带有性挑逗意味的评语——

  

  由司机给乘客评价、并让其他司机也能看到,其实无可厚非。守时、信用这些评价,对于建立在协商基础上的顺风车关系来说,是有参考价值的。

  但是搭个顺风车做个交易,还要扯到外貌因素,这就很难不让人觉得被标记为美女的女孩觉得膈应,甚至严重缺乏安全感。

  这些标签不仅乘客自己不能删除,今天有网友致电滴滴客服,得到的回复是他们那边也无法删除这些标签。

  从这个设置,大众逐渐读明白了这样的信息——顺风车服务,你本就没拿自己当一项共享交通工具的服务吧?

  或许这件事我们早就该看清楚了:想泡妞的男人都跑去开网约车/顺风车了,这个传说在江湖上流传已久。

  

  或许人们可以自行开发出一个APP的社交用途,可是当平台作为服务的监管者都把路带歪了,普通乘客又该找谁说理?

  此时此刻,滴滴致歉的声音就显得有些讽刺了。口口声声说“我们辜负了用户的信任”——

  

  然而大众想要问一问滴滴,这份信任,是乘客将滴滴看作什么、滴滴又将乘客看作什么的信任?

  也许这背后的逻辑才是真正令用户心寒的:互联网企业为社交疯魔的时代,他们希望你社交,纵容你和陌生人看对眼,却大大忽视了真的只想坐车的乘客因为这些小聪明,连基本的安全受到了威胁。

  我们要求的是规范的服务而已,谁知被赋予了信任的平台却并不想在顺风车这项服务上进行正确的、必要的行业规范,甚至连它是否正视过它本应是一项契约、一项服务,都要打个问号。

  4、共享经济的美好愿景不是遮羞布

  在唾弃犯罪嫌疑人之外,群众除了将愤怒的声音指向有诸多疏漏的滴滴平台,还能做什么?

  大概没有了。而这样的愤怒指责说到底是为了我们自己——不用看数据也能知道,在目前活跃的网约车平台中,滴滴是毫无疑问的霸主。

  换句话说,在这个领域中,人们认为滴滴的过错、不足,是最有可能砸到我们普通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负担得起常坐服务更好、价格更贵的专车,市场的选择已经证明了,滴滴的快车、专车、顺风车,都是符合大家需求的产品。

  但令人失望的是,依靠雄厚的资本完成垄断后,滴滴终于也难以避免地释放着逐利的本性。

  用户能感知到的细节,是平台在处理打击“小恶”时的低效和轻慢,一次又一次。

  就拿女性坐车收到的安全威胁这件事来说,滴滴的处理方式不是第一次陷入舆论风波。

  此前,一位名为@孟婆在修行 的博主发文章称自己在坐滴滴时遇到了不快的经历:对方暗示她是性工作者,说出了类似“你多少钱一次”的话语,并在开车时有过绕路举动(后经客服证实)。

  

  

  @孟婆在修行 原文

  投诉经历了拖延和推诿之后,这位博主得到的反馈却是这样的:

  当我仔细描述事情经过的时候,尾号为64576的男性滴滴客服居然反问我:“你是不是给过他暗示,是不是他理解错了。”

  这样的态度和价值观,是任何一位遭到不快经历的乘客都无法忍受的。

  不幸的是,在看似“小事”上的处理不力,终究酿成了巨大的恶果——前文已提到,滴滴承认这次案件的嫌疑人在以前就被投诉过言语性骚扰。

  如果当时的处理能更有力果断一些,如果关于类似事件的规章制度能多为弱势一方着想,也许事情还能有转机。

  可惜,大事情的爆发总是这样——骆驼已死,放下最后一根稻草的人才懂得反省之前那些稻草从何而来。

  当积怨已久的舆论终于火山爆发,此时我们终于没有办法再抱着共享经济的美好蓝图,优先去谈信任、共享的先进与高级之处,也没法再优先认同有人呼吁的:

  我们应当多一些互相理解、关爱和信任,体谅对方的不容易,blabla。

  但是试问,当一项服务最基本的保障制度不完善,当最基本的安全和权益都难以保证,我们如何单凭道德越过那个大坑去相亲相爱、互利共赢?

  而且,当平台与制度存在缺陷,共享经济的双方都会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

  不止是乘客会被司机伤害,反过来有的司机也会掉进这个大坑,比如遇到对方死活不给钱的情况。

  

  说到底,是平台在很多时刻都没有协调好双方手中所握的权力,这就是共享经济一团和气和繁荣的表象下,一个令人担忧的大坑。

  因此最迫切的需要,就是尽快补上被诟病已久的漏洞,真正地从“人”出发,用更完善的服务系统和保障机制,在坏事发生前就尽量将它筛出门外。

  比如有人提建议,是否可以在网约车APP上增加一键报警、GPS追踪等特殊服务?

  更容易出问题的顺风车,是否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出投诉高发地段,并事先对订单做一些预警和限制?

  

  这些在技术上并非多大的难题,只是企业“有所为”的选择。

  大众的痛心疾首,呼吁的从来都是通过健康的手段,还网约车一个规范有序的商业环境,而并非想要一刀切地搞死谁。

  毕竟我们已经看到了一刀切却切不到点子上的后果:复杂严苛的政策曾经卡掉了一大波想要做网约车司机的人,但它并没有真正改进这个准入门槛的效率,想要入场的人依然在通过各种不法手段达成目的。

  因此我们最需要的,是企业、社会、政府积极寻找堵住漏洞的可能性,这对于企业和用户来说,才是真正的“互利共赢”吧。

  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企业遇到事儿了,一边做出积极公关的姿态,一边又戴上被迫害妄想的眼镜,把变好的可能性通通打成别有用心的抹黑。

  那所有无辜之人付出的痛可就真的都没意义了。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延伸阅读:空姐打车遇害案: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壹

  媒体昨日曝光一起凶杀案:

  5月4日晚上11点过,

  21岁的空姐李某,

  叫了一辆滴滴顺风车,

  从郑州空港搭车赶往市内。

  上车不久,她给同事发微信说:

  “车主说我长得特别美,想亲我一口。”

  同事提醒她小心,并劝她赶快下车,

  她说“没事没事”,同事就挂了电话。

  5月7日,同事联系不上她,遂报警。

  5月8日,警方发现了她的遗体。

  随后,警方展开调查,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滴滴顺风车司机。

  警方调出沿路监控查看,

  发现犯罪嫌疑人作案后,已弃车跳河。

  这个犯罪嫌疑人也只有27岁。

  两个好好的家庭,就这样都毁了。

  看到这条新闻,惋惜之余,

  想起了哲学家尼采的一句话: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贰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我很想想说这句话。

  在阐释这句话之前,

  我先讲一则多年前发生的新闻:

  那年夏天的一个暴雨夜,

  一辆货车撞倒一位孤寡老人后逃逸。

  一位妇女看到后,将老人送进医院。

  她不仅垫付了药费,还精心照料老人。

  媒体知道后,进行了大肆报道。

  都说老人有福,捡了一个女儿。

  两个月过去,老人病情不见好转。

  医生说,老人的腿必须截肢,以后生活无法自理。

  这个女人便开始掉泪——她不想再照顾老人,但又怕愧对“好人”的称呼。

  看着病床上的老人,她不由悲从中来。

  “为什么要横穿马路,为什么要让我看见……”

  她用被子蒙住老人的头,将他捂死在床上。

  她归案后,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杀人呢?”

  其实,一点都不奇怪。

  弗洛伊德说:人,是善恶同体的兽。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天使和魔鬼。

  

  叁

  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个问题:

  说说你曾经一闪而过的邪念?

  看完这些五花八门的回答后,

  我突然觉得弗洛伊德说得太对了——人,真的都是善恶同体的兽。

  百度“突生邪念”这个词组,

  会跳出148000个网页,

  这些邪念事件有一个共性:

  就是往往都是因为某一个情景,

  激活了我们心里藏着的魔鬼,

  然后这个魔鬼迅速占领我们的脑袋。

  因为一念之差、脑壳发热,

  我们就变成了抢劫犯、强奸犯、杀人犯……

  以前读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时,

  看到过一本《犯罪心理学》。

  警方说:很多犯罪都是很愚蠢的。

  “绝大部分犯罪,

  其实都是无预谋犯罪、无动机犯罪,

  就是因为现场某一个情景,

  触发了我们心里藏着的魔鬼。”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当那个27岁的顺风车司机,

  突然心生邪念想强奸空姐时,

  他其实就是在凝视深渊,

  当他凝视这个深渊的时候,

  却不知道这个深渊也正在凝视他,

  等他精虫下脑后,一切已追悔莫及。

  

  肆

  一位朋友讲过一件事情:

  他特别喜欢一个姑娘,

  但那个姑娘不怎么喜欢他。

  有一次,他俩单独相处时,

  他心中突然就生起了邪念,

  他按住姑娘,想霸王硬上弓。

  就在这个紧急关头,不知咋地,

  他突然就想起了尼采这句话——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他打了个激灵,立马停止了犯罪。

  从此,每次心生邪念时,

  他就会默念尼采这句话,

  然后邪念就会从心底慢慢退去。

  朋友给我讲了这个事情后,

  我就学到了这个处理邪念的办法,

  而且发现特别管用:

  只要心中生起不该有的邪念时,

  我就一直默念尼采这句话,

  然后邪念真的就从心中退去了。

  自从喜欢上这句话后,

  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行为准则:

  做任何决定之前,

  先想想这个决定可能引发的最坏结果,

  如果这个最坏结果是自己无法承担的,

  那就一定不要去做。

  

  伍

  关于“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这句话,

  我还想说说更深的一个理解。

  尼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

  前面还有一句话——与魔鬼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成为魔鬼。

  这两句话加起来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深渊会同化一个人。

  当你开始凝望某个深渊时,

  可能仅仅只是出于好奇、愤怒,

  但当你长久地凝视深渊后,

  不知不觉间地就会被它同化,

  因为你对深渊越了解,

  你知道的捷径就越多,

  你知道可以简单获取利益的手段就越多,

  于是不知不觉间,

  你就变成了深渊,变成了狩猎者。

  

  陆

  《在缅甸寻找奥威尔》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条恶毒凶残的大龙,

  要求村庄每年献祭一个处女。

  这个村庄每年都会有一个少年,

  去跟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

  这一次,又一个少年出发了。

  在铺满金银财宝的龙穴里,

  这位少年用剑刺死了恶龙,

  然后坐在恶龙尸身上,

  望着满穴闪烁的珠宝,

  慢慢地,他身上也长出了鳞片、尾巴和触角。

  最后,他也变成了恶龙。

  最喜欢吃人的恶魔,往往都是由英雄变成的。

  

  柒

  网友刘雅君讲过她妈妈的故事:

  “二十一年前,

  我妈妈是一个快乐幸福的女子,

  但嫁给我爸后,

  和蛮不讲理、讲话刻薄的婆婆斗争,

  变成了她生活的主旋律。

  今年,奶奶去世后,

  我惊奇地发现,

  我妈妈俨然成了奶奶的翻版,

  她甚至和我奶奶讲一样的话,

  一样的尖酸刻薄,

  虽然,她心中对奶奶万般鄙夷,

  但是,但是,唉,不说了……”

  这就是尼采说的——

  与恶龙缠斗久长后,

  屠龙少年也慢慢变成了恶龙。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

  我们在批判自己所认为的“恶行”,

  或者在反抗我们所认为的“恶行”时,

  却没有意识到,

  我们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变成了“恶行”。

  比如,网络暴力。

  所以,我们在与魔鬼战斗时,

  一定要谨防自己也变成魔鬼。

  当你凝视深渊时,别忘了深渊也在凝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