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资讯 »正文

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故事大结局:登报还债!温州的兴衰!

资讯 adm1n 2018-08-28 16:38:59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这段魔性的营销录音,“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钱包,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

  2013年,全国大街小巷的卖皮包的地摊忽然之间都开始循环播放一段“黄鹤欠下3.5亿,带着小姨子跑路了”的魔性录音以招揽生意,而且屡试不爽。这自带噱头的消息,让很多市民但凡经过都要停脚,看一看地摊上的皮包,又打听打听:黄鹤跑路的消息是否属实?

  但是五年后,当所有人视其为笑话,并开始逐渐遗忘时,却有消息称:黄鹤回来了!8月8日《温州晚报》12版刊文报道,署名为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管理人称,面向公司债权人,对其破产财产实施二次分配,本次分配为最后分配。

  

  我们一直在说江南温州皮革厂,但其实,温州的工业园内,多的是成卷的皮革,而不仅仅是那种街口20元清仓甩卖的真皮鞋包。

  改革开放 温州成了风口上的“猪”

  1976年前后,第一批走出来的温州人带着“穷则变、活下去”的信念,靠山采石,靠海走私的非传统方式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赚得了第一桶金。甚至在走私最狂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渔船里都有夹层,或是拖在海水里的密封塑料包来捞金。

  乘着改革开放的风口,温州的小商品蠢蠢欲动,他们开始迅速扩张,随之皮鞋、打火机、服装、电器等制作业也纷纷冒头。

  到了九十年代,温州个体私营经济觉醒得更为迅猛,几乎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成了加工厂。90年代后期,当全国人民还在为拥有“飞鸽”自行车而沾沾自喜时,温州路面上已经有了本田王摩托车、太空摩托车等私家车;当西部地区还在传话靠喊的时候,温州人已经有了手机,虽然厚重如砖,而摩托,大哥大也被认为是温州老板的身份象征。

  

  没有国家财政扶持的温州,竟然一下子成了闻名天下富城。一个十几年前,大多数人衣不蔽体的小地方,而今却有了众多颇具规模的皮革厂、服装厂、塑胶厂。

  新世纪来临 温州进入千禧年

  随着1996年,温州最后一辆“菲亚特”出租车结束运营,温州也就正式进入了千禧年。新世纪的钟声来临之际,温州印象也调换了大半。从“轻工”、“森马”、“美特斯邦威”到“炒房”、“民间借贷”再到“倒闭的江南皮革厂”。

  

  这一历程中温州的身份从认真会做生意的温州帮变成了不折手段的万恶炒房团,不仅老百姓不待见她们,连银行贷款都要防备着温州人。“温州人可会做生意了”从之前的好评变成了现在的嘲讽、恶意评价。

  温州依旧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管你怎么说,我赚我的钱。毕竟市面上的“温州人生意赔了,上海一套房就回本了”可不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