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资讯 »正文

N+6 不满意,那996呢?

资讯 adm1n 2019-10-12 00:07:16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叁里河

作者: 江大桥

甲骨文的员工为什么不满意 N+6 ?因为想再找到这样一份工作,6是不够的。

对于滴滴的员工来说,3就够了。

2014年8月1日,微软中国管理人员,在北京诺基亚绿色大楼,上台宣布裁员赔偿方案时,只讲三句话,就直接被不满裁员的诺基亚员工轰下了台。

当年7月,微软展开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CEO纳德拉宣布公司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裁员1.8万人,这其中的1.25万是原诺基亚员工。当时诺基亚中国总部仅剩北京研发中心以及采购、供应链管理等部门的近2000名员工。

按照财新当时的报道,员工的不满主要因当时公司公布“N+2”的赔偿方案,与内部流传的“N+6”方案,差距太过明显,同时留给员工离职找工作的时间十分仓促,和之前谷歌、摩托罗拉约半年的缓冲期相比,微软当月宣布即要求离职,显得十分仓促。

抗议和争论持续不断。庆幸的是,可能为了品牌的全球声誉,以及顺利尽快完成裁员计划,微软妥协并修改了补偿方案。

微软上调了补偿基本月工资金额,由2013年的工资约2.5万,改为2014年的工资约3.1万,同时,增加两个月通知离职时间,由N+2变为了N+4,再加上补发1个月工作的年终奖,即达到N+5。

虽然方案显示仍为N+2,但实际等于或高于N+6。

而N+6大概是今年甲骨文裁员的起点,也是最终协商的终点。

界面报道中提到,甲骨文裁员赔偿方案为N+6的阶梯方案,如员工在5月22日之前签订协议离职的员工就能拿到N+6的补偿,而在5月22日之后,到6月7日之前签字的员工,将只有N+1的补偿,6月7日之后的员工,将只有N的赔偿。留给被裁员工的时间大概是15天。

和之前微软、摩托罗拉等外企裁员抗议类似,甲骨文的员工也在办公室楼下拉起了横幅,进行集体抗议。

无论是中文横幅,“反对XX只要中国市场,不要中国员工”或是“加班时我们全力以赴,裁员时请真情对待”,还是英文横幅“High profit,why lay off”,只要照片没有拍到具体公司名称,甚至都分不清到底是哪家公司的裁员抗议。

但实际上,如论甲骨文的N+6,还是微软妥协之前的N+2,虽然低于员工预期,但高于国家最低标准N+1。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章第四十七条经济补偿之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员工连劳动仲裁都不走,直接选择在公司楼下拉横幅的原因。

而这也是让网友很难理解的地方,最常见的网友观点之一就是,“啥单位有这待遇,N+6 都不满意。”

今年2月,滴滴裁员时,据说最初的补偿方案是N+1,随后提升为N+2,可能再加上2018年未发的1个月年终奖,最多也不超过N+3。当时有离职员工在脉脉爆料,“拿了3个月,十多万的赔偿走了”,甚至还有称“我们组争裁员名额都快打起来了”。

相比其他互联网公司的N+1,滴滴的N+2已经算是非常良心,毕竟如果从业者是被末尾淘汰或是结构优化,甚至连正规的N+1都拿不到,有太多的花招和技巧可以用。但是和前面的微软、甲骨文的N+6相比,无论是保底的N+1还是滴滴的N+2,都不够看。

但奇怪的是,拿着N+6的甲骨文员工远不如N+2的滴滴员工潇洒。

事实上,N+X的赔偿并非按照“实际工资×工作年限”来,而是实际工资和3倍社会平均工资中取最低值,北京2017年市职工月平均工资为8467。据了解,本次甲骨文赔偿工资上限设在2.5万元,对于一部分高级或者资深的外企员工来说,工资是超过这个数的。

还有诸如社保可能会断落户受影响等等情况,但最让甲骨文程序员紧张的是,究竟他们的下一份工作会是什么,会在哪里,会拿多少钱。

甲骨文被不少媒体和程序员称为“养老院”,其工作属于“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典范。比如“入职一天起就每年有16天的带薪年假,并且随着工作年限增加”,“洗牙、看眼、购买药品有1450的额外报销费用”,“上下班不打卡,并且工作时间自由分配,员工可以申请在家办公”。

而带来的问题是,虽然有招聘公司给甲骨文离职员工开了专场,但实际未必能达到当年雅虎中国裁员时被哄抢的效果。按照拉勾招聘在社交媒体的分享,批量涌入的甲骨文员工有以下特点:1)工程师居多;2)普遍高学历;3)年龄普遍偏大。

但再看拉钩上的甲骨文人才专场,25-35k的月薪,按16薪算就是年薪40-56万,再按照公司1.5倍的养人成本算,至少在60万以上。

根据甲骨文中国内部人员透露此次裁员的平均年龄是37岁,这个年龄的程序员在996的互联网圈,不仅尴尬,而且没有竞争力。从公司的招聘角度看,性价比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好看的简历背景远不如上手就能干活的人有用。

而计算机语言毕竟不是市场运营或者文案策划,对不上就是对不上。裁员的同时,甲骨文也在招聘新员工。裁掉软件开发人员之后,甲骨文新招的员工更多是云服务领域的工程师。

滴滴的离职员工还是能够在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要到面试机会的,对于他们来说,竞争激烈,但是选择的机会也多,只要稍微放低点要求,工作还是好找的,毕竟都是996里熬过来人。根据猎聘统计,国内2019年一季度有融资和上市行为的公司多达1200多家,其中互联网公司近500家,后者人才需求同比2018年一季度增长57.43%。

且他们的就业范围也更广。无论是地产、金融,还是医疗、教育,运营和市场做的事情都有想通的地方。待遇也不会比滴滴差太多,比如《猎聘2019Q1中高端人才报告》中,房地产、电子通信、服务外包、制药医疗和消费品五个行业的平均年薪处于中等水平,在20-23万元之间,与金融行业24.95万元和互联网23.42的平均年薪,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但在甲骨文技术人员身上,可能没有那么容易。

微博上,算法组发了一条名为“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上班还是不要摸鱼,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的推送。推送大致内容就是,收到的三份35岁左右来自甲骨文工程师的简历,背景漂亮,但是全部一轮游,甚至不如工作3-5年的工程师。

这大概是甲骨文的程序员们最为担心的事情,离开或者被离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下一份工作可能没那么好找。在去IOE成为口号,上云如此方便的年代,离开了温水的自己,究竟还能不能适应新的工作内容、工作方式和工作环境。

但即便如此,N+6也是所有外企中国部门裁员中,最好条件之一。

按照猎芯网2017年的统计,仅当年思科和Aeer宏暮的裁员达到N+7,可能优于甲骨文的本次裁员。思科的N+7也有限定条件,其中的一个“2”,为两周内离职的奖励条件,如果该员工未在两周内签署离职合同,则只能获得N+5的补偿方案。

剩下的无论,摩托罗拉、索尼,还是微软和IBM,都没有达到N+6,甚至IBM的赔偿金仅为一个月薪水的补偿金,且无论该员工在公司工作了多长时间。

对于甲骨文的离职员工来说,降一些要求,提早做好加班和竞争的准备,新工作应该不会太难,毕竟都是有底子的高材生。虽然抵制中国互联网公司996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但是当这些不满意 N+6 的离职员工进入职场,996永远都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一种选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